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Code Geass 反逆的魯魯修】一句一傷(朱X魯)
2009-01-24 Sat 14:47
.87 一句一傷

    -
是夢...
    -明知是夢,卻不願醒來。 

    -
因為,他在那裡。 

   
斑駁的石牆,被蜿蜒而上的青苔盤繞著。 
    多少年沒回到日本了?  
    自從「ZERO送葬曲」送走魯魯修後,多久沒踏進這塊名為故鄉的土地。  
    雨水窸窸窣窣落下,從瓦礫屋簷邊冰冷的滑入土壤,如同思念一般。  
    童年時的遊樂場、少年時的決裂談判地點。如今,卻被濃厚雨幕隔了一層又一層。

   
你說過,綿綿細雨就如耳語,因雨同語音。 
    站在道場的長廊前,朱雀輕撥木框掛著的風鈴,那年結識魯魯修,與娜娜莉三人在夏日午後背著大人偷偷掛上的。 
    鈴聲依舊清脆耳,如同當年三人的歡笑聲。

  
「魯魯修...」看著在雨幕中出現的人影,朱雀驚訝著。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魯魯修不是...
    「等等...魯魯修!」看著人影越走越遠,朱雀急忙朝著人影追去。
     不顧自己淋的一身濕,朱雀泥濘的泥土上,不停的追逐著,卻始終落後著。
     看著站在涼亭前的魯魯修,朱雀怯步了。
     眼前的人影漸漸轉過身,魯魯修帶著淡淡微笑示意著,率先進入了涼亭。
     「不坐下嗎?」魯魯修玩弄著手上的西洋棋,「看到好久不見的朋友,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可是...」看著現實中已消逝的魯魯修,欲言又止。
      魯魯修不應該存在著阿...明明已經...
     「吶!陪我下盤棋吧。」
      依言坐在魯魯修的對面,朱雀看著魯魯修先白細長的手指,熟練的移動著西洋棋。隨後跟著移動著自己的白棋。
 
     「魯魯修...」欲言又止。許多夜裡,許多話語想對魯魯修說。而今,卻不知從何開口。
 
     「你還記得道場前的階梯嗎?」移動色騎士,魯魯修抬頭看著朱雀說著「我們第一次見面就在呢!打了場架,害的娜娜莉都嚇哭了。」
     「還有道場...」魯魯修笑著,繼續說著童年的趣事,「真是的,每次我進去跟你練習完總是滿身是傷,害我總以為你是在報復我呢!」
      「不過每次練時完,跟你一起累攤在檜木地板上,娜娜莉總是擔心的我們練習受傷呢!」拿起陶杯,魯魯修啜飲著,「現在娜娜莉還這麼愛操心嗎?
     「那個...魯魯修,我現在成為娜娜莉的騎士了...」低著頭,朱雀淡淡的說著,「以ZERO的身分...
     「是嗎?」魯魯修仍就執著棋,專注在棋盤上。「那很好阿...
      突如其來的沉默,蔓延在兩人間。
     「其實你很自私...」抬起頭,朱雀直瞪著魯魯修的雙眼,彷彿在壓抑著什麼,「真的,魯魯修。你真的很自私。」
     「就這麼把我跟娜娜莉留在你所創造的世界,然後一走了之...
      被狂風吹送的殘凋花瓣,連同落雨,將退色的豔紅付諸流水。
     「這是你所希望的...不是嗎?

     ...不是。」

《...試閱至此》



【Code Geass 反逆的魯魯修】一句一傷(朱X魯)の続き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別窓 | 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reborn-【春泥】雲雀x天宮 (試閱)
2009-01-19 Mon 16:31
注意事項 :
貌似很像搞笑文的悲文
據說是因為看不貫家教人物過得太幸福而打的悲文
跟某首歌完完全全沒關係只因為作者想用這個名字打文的悲文
最後
『群聚咬殺』
 
 
 

 
 
 
 
00.
我想看櫻花。」
 
 
 
 
 
 
春泥
 
 
 
 
 
.01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櫻花盛開的時節。
 
櫻花樹下的他,就像是每位少女曾幻想過的白馬王子一樣,凜然不可侵犯。
 
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夢幻的像是少女漫畫情節一般。
 
唯一遺憾的,是他腳邊一堆不知是死是活的傢伙。
 
然後,在他經過剛從超市敗家完提著一堆食物及日常生活用品的她身邊時,聽到了那句令她一輩子忘不了的聲音。
 
群聚咬殺。
 
 
.02
其實她很討厭出長期任務,尤其是要在一群熱情過頭的傢伙之間。
 
就像目前的情況,明明應該是自己獨自享受昨天新買的大提琴獨奏MD音樂片的天台午餐時光,為何身旁就是多了三位不知從何時來的傢伙,自動自發的趁著對她虛寒問暖空時,筷子迅速的偷夾自己要留給小狗的食物就算了,旁邊還有一對情深意堅的死對頭(?)愉快的用鬥嘴雜音掩蓋住她的巴哈樂曲。
 
對於這次任務的觀察目標,她真的覺得很無奈。
 
天真與懦弱到極點的下任繼承者、號稱可以以一擋百看到親姊卻會昏倒的炸彈小子、看起來一副天然爽朗樣卻擊敗過史庫瓦羅的棒球狂熱者(腹指數預測中)、莫名奇妙拿著十年後火箭筒出現在並盛校園中的波維諾乳牛孩童(青年?)、一年四季從頭到尾都在極限狀態的熱血拳擊社長、還有位目前本體在水牢睡覺精神卻偷溜附身在少女身上的變態藍色鳳梨頭。
 
好了,她是不是還少認識了一位名叫『雲雀恭彌』的並中委員長?
 
趁著澤田在調停獄寺和山本鬥嘴時,天宮殷下意識尋找那位在Dino給的資料中應該在天台午睡的問題兒童。
 
在這守株待兔了一個禮拜,她還沒遇到這位令並中「聲名遠播」卻神龍不見尾的風紀委員長大人。她嚴重懷疑Dino該不會幻想收徒弟過頭而給了自己錯誤的資料?
 
「你們在這裡幹麻?
 
轉頭望向聲音來源的樓梯門口,那位頭髮、眼珠、衣服,總之就是莫名奇妙眼熟的小先生(暫譯?)和其肩上感覺上很適合當食物的一隻肥嘟嘟黃色鳥類
 
以及
 
「雲雀學長…?我、我們馬上就離開….
 
看來這傢伙不只是那天扁完人就閃的屠龍(?)噬血版白馬王子,也是Dino資料中的「問題兒童」,更應該是自己要找尋的傳說中的「並中委員長」。漾開一抹甜美的微笑,天宮殷準備好好觀察這位令她苦等一個星期的
 
「喂喂!等等被澤田突然大力拉走的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離遺留在地上的便當盒越來越遠,以及
 
我昨天新買的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ㄧ首都還沒聽完耶
 
然後,伴隨她欲哭無淚與殘念尾音的依舊是那句。
 
群聚咬殺。
 
 
.03
2A班天宮殷同學,請立刻到接待室。」
 
正在課堂上邊欣賞窗外櫻花樹邊分心哀掉自家便當盒和MD的天宮殷同學,完完全全無視那位在課堂上口沫飛、努力自HIGH悲情的英文老師,訝異的聽著不合時宜突然冒出的廣播聲。
 
接待室?不就是那間同學們口耳相傳的傳說中「直的進的出」教室嗎?
 
看著全班同學同情的眼光(?),在老師膽顫心驚的意示她前往接待室後,天宮殷抱著一堆疑問獨自前往傳聞中的風紀委員大本營兼雲雀恭彌專屬辦公室。
 
 
 《....試閱至此 》
別窓 | Reborn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初舞
2009-01-02 Fri 19:06
初舞
     -2009年新年賀文
 
-不再是一個人
2009年的第一天,她是這麼覺得的。
 
在阿綱家的客廳中,她穿著經過奈奈媽媽巧手穿戴的白色和服,跟著大家依偎在暖爐中,看著對面山本和獄寺的鬥嘴中勸和的阿綱,嘻笑調天的京子和小春,吃著雜煮的Reborn及在廚房裡幫忙的碧昂,和繞著奈奈媽媽吵鬧的藍波和一平,旁邊還有位因人多而臭著臉的雲雀。
 
一月一日阿,以往都是在義大利的某處獨自看著煙火而眠的呢!
 
過年對於她而言,一直是自己一個人過的。不是喜歡孤單,是怕看到一家人過節的情景,會覺得自己打擾到他們。
 
不像這次,跟大家一起看完煙火後,還跟大家去廟裡初詣,接著計劃著等等要去看日出呢。
 
「殷你不跳舞嗎?」她疑惑的看著雲雀。
 
-跳舞?她不知日本過年是要跳舞的。
 
「初舞麻?」小春愉快的站起身來,模仿著日本舞蹈的動作表演著「小春有看過喔!」
 
「你這是在學猴子跳舞吧?笨女人。」對桌的獄寺毫不留情的吐嘈。
 
-初舞?好像有誰曾教過她呢,在那年日本養病的冬天。
 
她看著小春的步伐,模糊想起,那位在雲雀家幫她簪頭、穿和服及教她舞步的溫柔女人。
 
她接過雲雀手中的扇子,緩慢的站起身,依循著記憶中那位有著日本傳統美的長髮女人教導,在大家安靜而專注的目光中翩翩起舞。
 
旋轉、舉手、繞指,照著記憶中的暖語,手指放鬆、放柔而舞。
 
-對了,她們曾勾過手說要在新年一起表演的,在那個來不及到來的元旦。
 
啪!舉起手,右手高舉扇開的白色印有紅梅扇子,結束舞蹈。
 
-在那年春節之前,被父母接回家而沒履行的約定。
 
「好漂亮!」聽著大家的讚美聲,她笑著將扇子還給雲雀,悄聲詢問著雲雀有關那名女子的近況。
 
那位跟她說,即使一個人也可以舞蹈賀新年的大和撫子。
 
附註:
*雜煮:切成四方型的白色麻糬,日本元旦的第一餐,有時也會吃「御節料理」。
*初詣:日本人的初年參拜。
*初舞:(hatsumai)日本舞頌-華山流特有的賀新舞頌。
別窓 | Reborn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 amethyst‧statice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