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Reborn - 髮簪(山x殷)
2008-08-18 Mon 21:23

髮簪


☑BG文

☑阿山單戀史

☑主配:雲殷←山

☑悲文(死人有)





 

 

 

.01

第一次見到她,是放學到阿綱家玩的下午。

下午和煦的陽光灑在白色紅花的和服上,頭髮盤起,閃閃發亮的髮上簪著紅花樣式的木髮簪,跪坐在阿綱家的客廳。靜靜的,就像個日本娃娃。

時間彷彿靜止著。

阿綱的父親與里包恩的對話,他一句都沒聽進去。

直到藍波和一平碰碰跳跳的從落地窗跑進客廳,打斷了寧靜的畫面。



 

第二次見到她,是在開學第一天。

她穿著並盛的制服,如墨的長髮垂至胸前,帶著淺淺的微笑站在講台上,任由老師介紹。

繼獄寺之後,第二個來自義大利的轉學生,天宮 殷。

她用著淺淺柔柔的語調,緩慢的介紹她自己。

春風帶著粉色櫻花瓣吹進教室,將女孩未盤起的髮吹亂,也吹起男孩心中的漣漪。



 


 

 .02

女孩坐在窗口旁的位置,教室的最後一排,自己的左手邊。很容易邀約午餐的位置,但自己卻從沒成功過。

總是在自己開口之後,女孩笑笑的揚揚手上的書本,說著她討厭人多的地方,然後帶著便當離開教室。

某次,好奇的爬上頂樓,他看見女孩難得盤起頭髮,靠坐在牆邊,逗弄著吃著剩菜的小狗。

那是第一次看見女孩真心的笑容,很甜。

跟在教室裡保持距離的微笑不同,現在的女孩是發自內心溫柔的笑著…。

那次之後,他常邀約獄寺、阿綱爬上頂樓與女孩一起吃飯。

女孩從沒說過"討厭"之類的字彙趕他們走,只是靜靜的靠在牆邊翻閱一本本書籍,用著MD或手機聽著音樂,有時會將豐盛的便當分與他們食用。

女孩的便當很豐盛,但總是吃很少。有的時候幾乎是整個完好的便當沒動過。後來大部分都是獄寺和他解決。

他曾問女孩,既然吃不完,為什麼要做這麼多?

女孩只是微笑不語。

後來他才知道,女孩除了自己的便當外,還幫某人做便當,但總會不小心準備太多食物。

 



 
 

.03

秋夕,文化季前夕。

擔任班上執行股長的他,想請女孩在文化季上演奏小提琴,卻發現身為班上乖寶寶的女孩難得的翹課。

「應該在頂樓吧?」有時,女孩會在頂樓小睡而忘記時間的。

直覺的,他爬上頂樓去找女孩。

然後,他看見捲曲在色制服外套中,熟睡在人稱『委員長』學長懷中的女孩。

散亂在色外套上的長髮,垂落至握著紅花髮簪的男性大手上。旁邊擺著,食用後疊起的漂亮木製餐盒和兩雙筷子。

-她慣用的餐具。

抱著女孩的學長,短袖制服上別著刺眼鮮紅「風紀」標誌,在陽光下閃的令他睜不開眼。

奔跑下樓梯的他,第一次,深刻的意識到女孩屬於的人不是他,而是屬於另一個人。



 

突如其來的驟雨,令奔跑中的他緩了腳步。拉著鐵鍊,他跌坐在鐵板製的鞦韆上,大口大口的喘氣,想把心裡不舒坦的那塊氣壓下。

毫無目的的奔跑,或許是下意識選擇的,他跑到幼時玩樂的公園裡。

下雨天的公園,無人的寂靜。

坐在鞦韆上的他任憑風雨交雜在身上,溼透他一身夏季制服。

算了算時間,現在應該是放學時刻,晚點再回去拿書包吧…

山本?」他看見女孩撐著透明雨傘,踏過一洼洼水灘走到他面前。「都濕透了呢!」

女孩將傘撐在自己與她的頭上,隔絕那冰冷的雨水。

「等等喔!我找手帕給你山本?

雨傘被狂風吹走,鞦韆上的他抱住女孩,汲取著女孩身上淡淡的柑橘甜味。

一會就好,拜託。」埋首在女孩纖弱肩膀上,聽見自己用哀求的語調說著。

 

 


 

.04

隔天,女孩沒有來上課。

經過里包恩的轉述他才得知,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她,不能淋雨。

放學後的他與獄寺、阿綱、里包恩帶著探病的禮物到女孩獨居的家中探病。

或許是盤起頭髮的關係,女孩看起來並沒有想像中的虛弱,只是臉色蒼白了許多。

聽著獄寺彈著不知名的曲子,手捧著女孩剛泡著橘茶,他看著女孩細心的將探病禮物-蜂蜜蛋糕切片、擺盤。

縈繞在口中的香甜,是那天在女孩身上汲取到的香味。

淡淡的,卻能讓心溫暖起來。

里包恩邊喝著橘茶邊勸說女孩搬到阿綱家,彼此好有個照應。

「單身女孩一人個人住外面很危險的。」阿綱插嘴說著。

-尤其是這麼嬌弱的。他在心理補充著。

「是其他人很危險吧!」他聽見身旁女孩帶著淡淡的笑意,小聲的自言自語著。



 

這句話,他在三天後深刻的體會到。

女孩穿著一身白衣,在月光下,鑲有紅花的木髮簪在細白纖手中,將散亂的髮整齊的盤成一個完美的髮髻,絲毫沒有凌亂。

他呆站著,只聽見獄寺輕呼著。

五分鐘,ㄧ秒都不差。

女孩轉過身,臉上依舊笑著,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除了地上幾十具的散亂屍體。

這天夜裡,他知道女孩簪頭上髮簪的那朵紅花,是用鮮血染紅的。

 



 

 

 

 

.05

三年後的夜晚,第一次執行任務的他們,只能虛弱的靠著女孩保護。

看著女孩被雲雀抱出崩塌中的建築物,原本潔白的襯衫早已被鮮血染的豔紅,他不敢想像衣服下的傷勢有多嚴重。

醫院哩,他看著昏迷不醒的女孩被推出手術室,滴著點滴全身包滿繃帶的她,就像個破碎損壞的陶瓷娃娃。

他不懂,女孩瘦小的身體是如何承受這些痛楚。



 

他知道女孩負責執行的任務,他們不想接的,那些被瓦利亞退回的屠殺或殲滅等殘忍任務。

女孩對於負責執行的任務從來沒有怨言,她總是淡淡的翻閱資料,有時會請阿綱派給一些人力或資源,然後(通常是一個人)前往目的地。

好幾次他在沒關好的雲守辦公室中,看見剛執行完殲滅任務的女孩,痛苦的抓著雲雀的手臂,難過的在雲雀懷中喘氣。

有幾次深夜看見女孩撐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吃力的推開雲守辦公室的厚重木門後,直接睡倒在深色毛織地毯上。

這些情況發生後,雲雀會一臉鐵青的抱著虛弱到昏睡的女孩離開彭哥列。隔天,雲雀就會帶著他們從國中時期就熟悉的武器-拐子,在首領辦公室裡咬殺阿綱。

他一直不懂女孩為何專接那些血腥的任務,直到某次路過會議室時,無意間聽見女孩與阿綱父親的爭執。

為了不讓他們殺人阿。山本武只能面對著會議室的大門苦笑著。

為了不讓他們沾血而接下那些令她難以忍受的任務,女孩總是在他們面前微笑著,也逞強著。

「妳以為妳的身體能夠撐多久?」他聽到阿綱父親怒吼著,然後是九代首領溫柔卻不失威嚴的語調居中協調著。

 

 

 

 

.06

看著女孩遞給他的珍珠白喜帖,他輕輕的笑著給予祝福。

接連一個月,在雲雀每日數次拖著傷痕累累的獄寺前往西側的琴室練琴後,天宮終於看在獄寺傷痕累累的份上答應了雲雀的求婚。

看著女孩送完喜帖準備離開辦公室時,他,叫住了女孩。

從深色檀木書桌的抽屜取出了珍藏許久的木盒,原本,是想送給女孩當25歲生日的禮物。


 

「轉過去。」他讓女孩轉過身背對他,雖然女孩疑惑著卻遵從他的話語。「閉上眼睛。」

將女孩頭上的木紅花髮簪抽出,他看著女孩盤起的長髮瞬間落下。

-長髮如瀑。

他緩慢的打開精巧的木盒,取出20歲那年不顧阿綱及獄寺在拍賣會上勸阻,硬是以天價標下的玉簪。

溫柔的觸摸著女孩的細髪,他輕輕將女孩飄落在背上的長髮收攏成馬尾,忽視潔白後頸上深深淺淺的吻痕。

女孩的頭髮很細、很柔,飄蕩著那年秋季午後的柑橘甜香。

不著痕跡的,他落吻在女孩的髮梢末端。

爾後,他以緩慢不弄疼女孩的力道,輕巧的將女孩及腰的長髮盤起。

「好了。睜開眼吧!」他遞給女孩精巧的鏡子,同時手中也拿著另一面鏡子,映照著剛剛幫女孩盤好的髮髻上。「你的結婚禮物。」

他聽著女孩帶著甜甜笑容用慣用的溫柔語調說著,山本君的手好巧,將來嫁給山本君的女孩會很幸福呢。

淡淡勾起了嘴角,他知道自己笑著,苦澀卻留在心中。

忽的,他雙手圈住女孩的兩側,牢牢的將女孩困在自己懷抱裡。握住女孩拿著鏡子細白的纖手,靜靜的看著女孩手上的鏡子,貪婪的描繪著女孩盤髪的面貌、吸取女孩的體溫和香味。

山本?

是的,不管是那年秋天還是現在,無數的日子中,他只能當女孩口中的山本君。

感覺到懷中女孩的僵硬,他緩緩的將頭靠在女孩肩上,再次說出那年雨天裡的台詞。「一會就好,拜託。」

許久,在最後一個深呼吸後,他緩緩抬起頭,鬆開雙臂解除對女孩的牽制。下一秒,他抽出幫女孩盤髪的玉簪,用著與平時相仿的開朗語氣說著,「等結婚那天再給妳。」

-至少,在你結婚之前,讓我獨佔你的這份美

 

 

 

.07

那隻近乎天價的玉簪,至始至終沒送出去。

原本預定的結婚典禮,因女孩心臟病復發無限延期著。

那天夜裡,他在空無一人的病房中,靜靜望著醫院旁的櫻花樹下,女孩虛弱的倚靠在雲雀懷中看著滿天星朵和月光下的翩翩櫻花。

然後,就像那年頂樓上,女孩深深的熟睡在雲雀懷裡。


.

 

 

.08 

一年後,雨天。

他站在墓前,不在乎那綿綿細雨淋壞西裝,他像尊雕像佇立在墓碑前焚香祭拜。

女孩葬禮那天,他獨自在彭哥列雨守辦公室裡,臥倒在色真皮座椅上,輕撫著那昂貴的玉簪,閉著眼ㄧ遍又一遍的描繪那天女孩別上玉簪的姣好面容。

看著墓前的橘子醬,他緩緩的拿起、轉開,淺嚐與那年秋天相同的味道。

不著痕跡的勾起嘴角,他想起與女孩共有的那十年記憶。

祭拜完,雨也停了。他從口袋掏出那昂貴的玉簪,放置在墓碑上,收起留連在墓碑上的目光,他鑒下眼簾準備離去。

暮然回首,在雨過天青午後陽光下的,他看見國二記憶裡的白色紅花和服,跪坐在阿綱家客廳的日本娃娃。

他笑著,望向頭上盤著白色玉簪的女子面容,溫柔的笑著。


 

-end.

 

 

阿山我對不起你<<<

為什麼你這個好男人(?)會那麼適合當悲劇人物阿?

找時間我一定會補償你的(淚奔)

 

 

別窓 | Reborn | コメント:0 | top↑
<<博客來...我恨你(淚奔) | amethyst‧statice | 【奇夢狂想曲】-契約(上)>>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只給willistar(戀)看
 

| amethyst‧static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