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寒露散芍瓣
2008-10-09 Thu 00:00

恭賀

落月楓華2週年

憶友之虛擬文

 






落葉翩翩。

一名女子孤站在幾乎被黃土掩埋的鐵道上,看著落楓。

「...寒露百草枯,又到這個時刻了嗎?」在這個世界名為星痕的女子,默默的拔下了髮束,任憑刺眼的玫瑰色長髮隨風飛舞。

這個世界沒有所謂時間軸,但四季卻是存在著的。而因為某些原因導至異象的出現,亦如這條一年四季飄著楓葉的鐵道,雖景色不變,但氣溫卻會隨著時令改變。

寒露,二十四節氣之一,代表深秋的到來。

同時代表著公會紀念日的到來。是的,他們所組成的公會-落月楓華,一個含有濃厚秋意的名字。

現實世界的2年前,女子及友人接受了崑崙境中鏡王-大淵獻請求,進入了神器"崑崙鏡"中的裡世界-軒轅劍,一個出現異象的虛擬世界。

2年來,女子不斷的在現實生活中的戀辰,與虛擬世界中的星痕,來來回回。

但逐漸的,她發現想解救崑崙境的人越來越少,夥伴與友人逐漸消失在這個反射現實慾望的虛擬世界裡。

從一開始的難分難捨,到習慣離別不感傷。孤孤單單的她開始倦了、累了。

看著手上剛收到的會長寄出邀請函,大紅的刺眼。

2週年了。

今年,又會有多少人回來?

她不敢細想,只能召喚出寵物淚顏,緊抱著這支從一開始就跟隨她的水龍,試圖溫暖自己。





-起初,她著迷於這世界裡的萬物。

尤其是這頗具詩意鐵道,一年四季飄落的紅葉及微冷的寒霜。

於是,回訪這世界時,她總會空出時間停留在此。





逐漸的,每當僅有她一人時,總是想是著否該放棄呢?

畢竟,她不是救世主,亦不是這世界裡的人。

她之所以來,是為了朋友。而今,缺少了夥伴與友人,她似乎沒有理由待在這個世界中。

阿白、舞楓、小劍、、踏歌行、死神、煌非凰...

消失的人數太多了,她數不清亦記不清。

罷了罷了,何人歸、何人離,本就不為她所管的,而她更不該管。

不是不得不,而是她早該閉眼選擇離去。

因寒窯苦守十八年不是她的作風,更不會是她的選擇。




-而後,被孤獨侵蝕的她,只能在這回想過去的總總。

因片片紅葉代表著她的回憶。

提醒著,也刺傷著,那些美好與心痛。



將寵收起、行囊背起。閉起眼,她決意不再回頭。

迎面而來的秋意,她知道她將不會再見到初來這個世界所見的白霜。




猶記,今年夏初時的芍藥。

乍見時那白的脫俗、黃的清淡,適合作擺花裝適用。一時興起,便趁無人時擺放上公會大桌。

怎奈,預言了她的未來。

她笑著,從行囊中拿出那早已枯老泛黃的花朵。

一瓣瓣的剝落,令其不合時令的隨風散去,如同自己一般。

---唯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芍藥:相招,則贈以文無。




-最終,她將離意葬於此。

因寒露凝不住不合時宜的芍瓣。

故,只能隨風散去,如同翩翩落葉。





番外:事實的真相


「疑疑疑疑...」戀辰呆呆看著手上由公會寄來的邀請函。

「怎麼啦?叫的那麼大聲。」在一旁翹著二郎腿,坐在名為"淚顏"水龍背上的白宇錚,悠悠的拿著茗品啜飲著。

「阿...阿白...」欲哭無淚的戀辰急急忙忙奔到一旁友人的身旁,然後大大的、緊緊的抱住阿白的大腿,毫不在意大腿主人與其座下自家寵物的掙扎。

「喂喂喂...我可還沒取老婆哩...」阿白看著飛奔而來後,就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往自家洗得乾乾淨淨、潔白到可以拿去拍洗衣粉廣告的脫俗白袍上抹的戀辰,有股想把人踢飛的衝動。

忍耐、忍耐住...把人踢去天邊當星星是一種不道的做法。在心理默念無數次的阿白,再連續幾次深呼吸後,終於勉勉強強壓住心裡想踢飛人的衝動。

「小戀乖...到底怎麼啦...?」好聲好氣的彎下腰詢問緊緊拖著自家大腿的傢伙,那小妮子居然還給他繼續低著頭抹鼻涕!


好樣的!戀辰。下次你被怪物追殺就別來找我。

狠狠的、毫不憐香惜玉的,阿白奮力的、努力的、用力的把戀辰從自家大腿狠狠硬掰起...然後

「我說...到.底.發.生.什.麼.事.啦!!!」

「嗚嗚嗚嗚...你兇我...」愣愣的看著戀辰抬起哭的梨花帶淚的面旁,淚眼茫茫的用著深宮怨婦瞪死負心漢的神情,和倩女幽魂中哀怨致死的語調哭訴著。然後,揪起自家白袍...繼續抹!

下次妳被追殺我一定、一定會再多托幾百隻怪來扁妳。額上明顯暴筋的阿白在心裡默默構思著。

「我說...小戀阿...」既然止不住這家伙的眼淚,只少要逼問出究竟是哪位欠扁欠殺又欠揍的傢伙讓這沒衛生的小妮子哭的。

「為什麼...為什麼要推王阿...」含含糊湖的文字伴隨著濃重的鼻音和哭腔斷斷續續冒出。

「推王?誰要推王?」看著戀辰默默遞上刺眼至極的大紅喜帖,阿白快速的掃過裡面的內容。

「喔喔...兩週年聚會耶!」這不是應該高興的事嘛,有什麼好哭的?「這跟你哭有什麼關係?」

「舞楓說要去推王...」好不容易止住眼淚的戀辰,低著頭用著小媳婦的語調委委道出。然後,瞬間又變會三歲小孩繼續不講理的哭,「我不要啦!我去一定是被王推的啦!!!」

也是啦...2年多來都靠著自家公會吸%升等的傢伙,要他去推王,根本是肉包子打狗嘛!

「上面說有百年難得回家的高等級傢伙會幫忙耶...」

「可是...怪還不是都會朝著我衝來...」自知與身俱來的吸怪體質,戀辰欲言又止的在沙地上畫著圈圈。「人家不要被秒殺掉順便被當點心兼塞牙縫啦!」

我說阿...你不夠塞牙縫啦!

暗自嘆了口氣,不知道該吐槽還是安慰的阿白,只好問著「所以呢?你準備要怎麼辦,逃走嗎?」

「逃走...?」看著戀辰止住淚水、發出閃亮亮的大眼,阿白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好主意耶!」

「謝謝你,阿白。我就知道找你商量最有用啦!」狠很的、毫不在意受害者的戀辰,大大的在阿白的臉上波了一下,「那就拜託你幫我收尾啦!」

「等等阿...」看著隨即帶著自家寵物和行李逃跑的戀辰,阿白只能無奈的看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背影...

「怎麼收尾阿?」看來這次應該,不、是百分之百會被舞楓打死...

「阿阿...完了,忘記跟她要洗衣費...」
別窓 | conte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去不成的亞尼克... | amethyst‧statice | Bizarre Love Triangle -2008 福斯Golf廣告曲>>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只給willistar(戀)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 amethyst‧static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