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Code Geass 反逆的魯魯修】一句一傷(朱X魯)
2009-01-24 Sat 14:47
.87 一句一傷

    -
是夢...
    -明知是夢,卻不願醒來。 

    -
因為,他在那裡。 

   
斑駁的石牆,被蜿蜒而上的青苔盤繞著。 
    多少年沒回到日本了?  
    自從「ZERO送葬曲」送走魯魯修後,多久沒踏進這塊名為故鄉的土地。  
    雨水窸窸窣窣落下,從瓦礫屋簷邊冰冷的滑入土壤,如同思念一般。  
    童年時的遊樂場、少年時的決裂談判地點。如今,卻被濃厚雨幕隔了一層又一層。

   
你說過,綿綿細雨就如耳語,因雨同語音。 
    站在道場的長廊前,朱雀輕撥木框掛著的風鈴,那年結識魯魯修,與娜娜莉三人在夏日午後背著大人偷偷掛上的。 
    鈴聲依舊清脆耳,如同當年三人的歡笑聲。

  
「魯魯修...」看著在雨幕中出現的人影,朱雀驚訝著。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魯魯修不是...
    「等等...魯魯修!」看著人影越走越遠,朱雀急忙朝著人影追去。
     不顧自己淋的一身濕,朱雀泥濘的泥土上,不停的追逐著,卻始終落後著。
     看著站在涼亭前的魯魯修,朱雀怯步了。
     眼前的人影漸漸轉過身,魯魯修帶著淡淡微笑示意著,率先進入了涼亭。
     「不坐下嗎?」魯魯修玩弄著手上的西洋棋,「看到好久不見的朋友,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可是...」看著現實中已消逝的魯魯修,欲言又止。
      魯魯修不應該存在著阿...明明已經...
     「吶!陪我下盤棋吧。」
      依言坐在魯魯修的對面,朱雀看著魯魯修先白細長的手指,熟練的移動著西洋棋。隨後跟著移動著自己的白棋。
 
     「魯魯修...」欲言又止。許多夜裡,許多話語想對魯魯修說。而今,卻不知從何開口。
 
     「你還記得道場前的階梯嗎?」移動色騎士,魯魯修抬頭看著朱雀說著「我們第一次見面就在呢!打了場架,害的娜娜莉都嚇哭了。」
     「還有道場...」魯魯修笑著,繼續說著童年的趣事,「真是的,每次我進去跟你練習完總是滿身是傷,害我總以為你是在報復我呢!」
      「不過每次練時完,跟你一起累攤在檜木地板上,娜娜莉總是擔心的我們練習受傷呢!」拿起陶杯,魯魯修啜飲著,「現在娜娜莉還這麼愛操心嗎?
     「那個...魯魯修,我現在成為娜娜莉的騎士了...」低著頭,朱雀淡淡的說著,「以ZERO的身分...
     「是嗎?」魯魯修仍就執著棋,專注在棋盤上。「那很好阿...
      突如其來的沉默,蔓延在兩人間。
     「其實你很自私...」抬起頭,朱雀直瞪著魯魯修的雙眼,彷彿在壓抑著什麼,「真的,魯魯修。你真的很自私。」
     「就這麼把我跟娜娜莉留在你所創造的世界,然後一走了之...
      被狂風吹送的殘凋花瓣,連同落雨,將退色的豔紅付諸流水。
     「這是你所希望的...不是嗎?

     ...不是。」

《...試閱至此》






一句一傷

詞:方文山/唱:劉力揚



歌詞:
要多少斑駁 青苔才會入牆
多少雨你才會 撐起紙傘

落花在亭外 又依稀了幾番
流水送走呼喚 我不忍想

風驚擾河岸 也唏噓了垂楊
你低頭唏噓了 那些過往

夕陽映屋簷 斜照木格子窗
悠然的舊時光 我卻黯然

一句一傷 無話可講
你坐看緣分了斷
當意念已轉 再多遺憾
也只是空談

一句一傷 無話可講
我起身安靜拈香
我停止想像 你的模樣
閉上眼倔強




阿阿....我就是沒辦法原諒朱雀阿!
別窓 | 同人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樂日誌 | amethyst‧statice | 考試日誌:媽媽呀...我第一次考的好沒壓力阿>>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只給willistar(戀)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 amethyst‧static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