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海賊遊戲】章一 ;《意外來訪的少年》
2008-09-01 Mon 00:00

 

  陽光穿過濃密的大樹點點灑落在睡著的少年身上,微捲的珀金色短髮反射出令人無法直視的耀眼光芒。少年熟睡的臉孔洋溢著幸福的光芒,微風吹拂樹葉的沙沙聲彷彿就是最好的安眠曲,讓少年沉溺在最甜美的夢鄉中,直到……

  「西塔納!你最好在3秒內給我出來……」遠方傳來中年男子嘶吼的叫聲。

   碰!從夢中被驚醒的少年──西塔納,一個重心不穩從樹上跌了下來。

  「痛!」西塔納撥開剛剛隨自己一同自由落體的樹葉,站起身來搔搔自然捲頭髮,一邊望著近黃昏的天空喃喃自語「完蛋了!午覺睡過頭了…等等一定又會被老頭訓一頓。」
  
  忽的,少年凝視著落日的方向,著迷的望著被染成橘紅大海的另一端。

  「西塔納你最好快點給我出現在店裡!不然你就別想吃晚餐了。」遠方再度傳來嘶吼聲。
  
  「哎呀呀...老頭真的發飆啦!再不回去搞不好真的會沒晚餐吃。」


**************************


  
  悶熱的夏夜裡維多酒店總是充滿著男人的喧鬧聲。西塔納拿著一堆髒盤子努力穿梭在男人的打鬧歡笑中朝吧檯後的廚房前進。

  「我說,老胡啊!西塔納都已經滿19歲了,你還不打算把大哥的東西交給他嗎?」吧檯前的禿頭男子低聲的向臉上有小鬍渣的酒店老闆說到。

  「哼!那小子還是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哩!」老胡頭也不抬的擦著玻璃杯,眼神卻不經意的瞄向西塔納。西塔納正側身閃過醉客亂揮的拳頭,手上的碗盤依然安然無恙的在西塔納手中,盤中的殘汁剩渣也沒波及到任何一位客人。

  但……在西塔納身後卻傳來男人的暴怒聲,吸引眾人的目光。

  「小子!沒長眼啊,居然敢撞本大爺。」看起來應該是帶頭老大的地痞流氓,惡聲惡氣指著一個穿著深灰色大衣背著一把用布包類似棍棒類物品的髮少年。

  「……」沉默,看來髮少年似乎不太想眼前的流氓老大。

  「你是啞巴阿?」地痞流氓抓住髮少年近色的深灰大衣「老子現在要你磕頭道歉。」

  「……」而前的瀏海遮住髮少年的眼睛,沒有人知道他想什麼。

  「老大,別跟他廢話了,直接給這沒長眼的小子ㄧ點顏色瞧瞧。」擋住髮少年的小混混拿出隨身小刀開始玩弄。

  酒店的眾人看到閃晃晃的刀子,緊張的氣份一觸即發。
  
  「老胡啊……有人要在你的店鬧事囉!」禿頭男子低聲的對酒店老闆調侃著。

  「就憑他們,哼!交給西塔納去辦就好啦!」老闆繼續擦拭著玻璃杯。

  「哎呀呀……怎麼可以在這裡吵架呢?」放下手中的碗盤,滿臉笑容的西塔納按住不良少年的左肩,在耳邊警告著:「還拿出危險的玩具,不小心傷到自己這裡可不會有人幫你吹疼疼呦!」

  頓時店裡爆出ㄧ陣笑聲。

  「你……」小混混臉色瞬間漲紅,隨即轉身將小刀刺入西塔納的左肩,眼看閃著銀白色光芒的小刀刀尖即將沒入西塔納的身體時…

  西塔納快速的手刀往小混混的手腕打去,影在眼前ㄧ閃而過,小混混只覺手腕一陣痛,還搞不清楚狀況,小刀隨即在下一秒溜離手中,直直的向下墜落,正中小混混的腳。

  「啊……痛痛痛……」

  「不是跟你說別玩危險的玩具嗎?哥哥的話要聽啊!」

  「嗚…」

  「很痛嗎?」西塔納彎下身看著小混混的腳「哥哥幫你拔出來喔!」

  「啊……」小刀拔出的瞬間,鮮血噴出,染紅了灰的布鞋。

  「疑?你的右手怎麼紅成這樣阿!」西塔納將小刀插在桌上後,抓住小混混的右手「怎麼會骨折呢!一定是上天懲罰你拿危險玩具才會這樣。」

  「你這小子!」地痞流氓看著手下小弟被西塔納玩弄,順手抄了張椅子就想往西塔納砸去,背部卻被東西抵住。

  「別動。」低沉的聲音從髮少年口中發出,手握著一把用布包著的東西抵著地痞流氓。

  ㄧ股寒氣從背部蔓延全身,流氓老大手舉著椅子,僵在當場ㄧ動也不敢動。
  
  店裡一片寂靜,每個人都震驚在髮少年的殺氣中,除了老闆繼續擦著杯子和禿頭男子依然繼續喝酒。

  「老兄,謝啦!」西塔納轉身向髮少年比出大拇指。

  「哥哥跟你說喔…打斷人家談話是種不禮貌的行為喔!」西塔納向地痞流氓搖搖手指「下次不可以再這樣囉!」

  「不過……為了改善你的禮貌!」西塔納對上髮少年的眼神,裂嘴一笑,繼續說「哥哥我決定幫你重新教育。」

  「教…教育?!」地痞流氓雙腿開始發軟。

  「嗯嗯……不過你可以選擇老師。」西塔納帶著詭異的笑容走向地痞流氓「看你要你後面的『髮』老兄親自教學呢?還是……」

  「不!我不要跟他學……」光被他「戳」到就有寒氣了,被他瞪到就動彈不得,自己可是還想活命耶!

  「恩……那你只好接受我的體罰了。」西塔納戳戳地痞流氓舉椅子發抖的手臂說道「反正老弟你那麼愛舉椅子,明天舉椅子一天吧!」

  「一…一天?」

  「老弟難道你嫌一天太過於短暫啊?」西塔納裝作沉思狀「那……三天好了,夠多吧。」

  「一天就好……」地痞流氓快哭了。
  
  「一天不會太少嗎?拿個三天不錯啊……」

  「不不不……一天就夠多了。」

  「不好吧!我看五天好了。」西塔納露出『你可以繼續砍價試試看』的眼神。

  「嗚…」

   「十天?」

   「…」眾人無語的看著討價還價的兩位仁兄,這是殺價嗎?明明是「加價」吧?看來以後不可以在維多酒店跟老闆殺價。

   「二十天。」一口價,再砍就叫你天天來,順便擺個招財貓姿勢,好好的幫維多酒店加客源。

   「…好吧!」眼看「殺價」變「加價」,終於學乖的地痞流氓乖乖答應。

  「那你明天記得來報到啊。」

  一聽到這句話,地痞流氓拔腿就想離開。

  「等一下!」老胡從吧臺中抬起頭「別把垃圾丟在店裡!」

  「啥?」流氓老大的眼中充滿著疑問。
  
  「西塔納,把他們扔出去。」

  「疑?大型垃圾很難處理耶。」西塔納應個聲,轉頭向銀髮少年說道:「髮老兄,你可以幫我扔一個嗎?」

  「樂意至極!」像拎小雞一樣的,髮少年將地痞流氓拎起,與扛起不良少年的西塔納一同走出酒店門口。

  「毛頭啊!是啊……的確還是個小毛頭。」禿頭男子對著吧檯中的老闆說:「不過,再加剛剛髮小子也可以出去闖了。」

 

別窓 | 海賊遊戲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據說今天要夜唱(?)】 | amethyst‧statice | 蟲と眼球 - last lovers (龍惠x裕貴)>>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只給willistar(戀)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 amethyst‧static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